总裁的替身前妻

番外 我的女孩 一

住家野狼2016-11-14 23:19:31Ctrl+D 收藏本站

英国伦敦,楚家。

卡卡今年9岁,母亲是容颜公主,穿衣打扮都走国际范儿,小小年纪便是风度翩翩,从小他就会走路的国际礼仪书,性格遗传了楚离的睿智和隐忍,却没遗传楚离的脾气,他的脾气更像容颜。

这是楚家唯一的小公子,从小便精心培训,得到长辈们的赞美和传授,他还没正式去特工岛,但身手都是楚离从小培训的,颇为不凡,较之特工岛上的孩子并没有逊色。

楚离和容颜,小铁和杰森都特意培养他成为叶宁远后的第一恐怖组织领导者,所以在卡卡身上花费了不少心血。

一天的辛苦训练后,卡卡泡在浴缸中放松自己的筋骨,浴缸里加了一些增强体质,改变肌肉强度的药剂,呈浅蓝色,这是卡卡,无双等几个孩子从小就泡的药剂。

为了就是有一副好的身体。

他正昏昏欲睡,一道模糊的身影飘到浴室里,卡卡倏然睁开眼睛,小海蓝飘浮在半空中,笑靥如花,穿着一件海蓝色的纱裙,美丽得如坠落人间的小天使。

“oh……拜托,海蓝,进来之前打声招呼好吗?”卡卡迅速拉过毛巾,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脸色被浴室的热气熏得粉红,孩童秀美纤细的身体在浴缸中是那么的令人犯罪。

只可惜,海蓝并不为此吸引。

“哇,卡卡,你害羞了……”小海蓝哈哈大笑,飘到卡卡面前,粉妆玉琢的脸放大在他眼前,卡卡伸手捏她的脸蛋,笑得温柔,“出去,出去,等我洗好。”

“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没见过。”海蓝切了一声,飘到浴缸边缘坐下来,光明正大地对卡卡进行视--奸,那笑容要多流氓就有多流氓。

卡卡,“……”

“海蓝……”卡卡对海蓝,总是这么无奈又宠溺,只要海蓝一笑,他就无法忽略海蓝的意思,总是甘愿了为她的笑容,哪怕做什么都可以。

明知道,这女孩是个小流氓,被人这么看着洗澡很奇怪,他还是没法对海蓝说一个重音。

在他还是懵懂的时候,容颜就牵着小海蓝的手放在他手心中。

“卡卡,这是海蓝,你的小未婚妻,你要好好爱护她,宠爱她,不准欺负她哦。”不然她的老子和哥哥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当然,这句话容颜是不会说给卡卡听的,因为他要是欺负了海蓝,自然会有人让他好好见识一下恋女情节和恋妹情结很严重叶家父子的厉害之处。

卡卡的海蓝流氓的视线下,很淡定地起身,浴袍往身上一裹,海蓝笑眯眯地说,“卡卡,你的身体比我们家小老头好看。”

“你看非墨洗澡?”卡卡讶异挑眉。

“嘿嘿,嘿嘿……我还录像了呢,要不要看看?”海蓝晃荡着两条白嫩的腿,“我打算等小老头长大后要是欺负我,嘿嘿,嘿嘿,我就把他的裸--照登到安宁国际头版去,哇,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小老头叶非墨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个喷嚏。

这时候的海蓝,天真无忧,并不知道她并没有这个机会去欺负叶非墨。

“走了,你也不嫌热。”

“过来抱我,我没穿鞋……”海蓝举起自己的小脚丫子,小公主傲娇得不得了,白皙粉嫩的小脚丫子仿佛从来不沾尘埃。

卡卡无奈摇头,“哎呦,我的小祖宗……”

话虽这么说,卡卡还是过来抱起海蓝,轻柔地放到床上,小海蓝在床上蹦跶一下,拍拍身边的位置,卡卡也坐上来,灯光下,孩童的笑脸是那么的天真无邪,古灵精怪。

“怎么又跑伦敦来了?你过来一次,身体要受很多罪。”卡卡有些心疼。

海蓝抿唇,“我想你嘛,你不想我啊?”

“想啊……”

“那没来看我?”

“海蓝,我又不是你,能飞来飞去。”卡卡失笑,海蓝不满了,“那你也没打电话给我,害得哥说你就要抛弃我了,让我去物色更好的人选。”

卡卡,“……”

宁宁哥,你这是棒打鸳鸯啊。

此时的他们,年幼无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未想过,他的公主其实不是她,她的王子其实也不是他,他们在一起得那么天经地义,感情好得如一个人。

卡卡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卡卡一看来电显示,回头一笑,“是你爹地……”

“啊……”

卡卡接过电话,叶三少冷艳的声音从机器中传来,“海蓝在你那边吗?”

“就在我身边呢。”

海蓝凑过来,双手搂着卡卡的脖子,笑吟吟地说,“爹地,卡卡家的床比我的舒服多了,你……”

海蓝想说,你给我换一张一样的吧,叶三少的咆哮声就从话筒传来,“靠,楚南枫,海蓝为什么会在你床上,你要对我闺女做什么?”

卡卡很无辜,“我什么也没做啊。”

叶三少,“禽兽,马上把我闺女送回来,少了一根头发,明天我就阉了你。”

海蓝趴在卡卡的肩膀上,笑声如铃。

卡卡无辜地挂了电话,“我好无辜……”

他想说叶三叔,我老婆之所以在我chuang上是因为她没穿鞋啊,就算我想做什么,我现在也还没那功能啊,o(╯□╰)o。

王子公主腻歪了一会儿,海蓝说,“三天后就是无双生日了,我要去罗马一趟,你要不要过来?”

“无双生日到了?”

“你个猪头,我们生日都没差几天,你不记得了?”海蓝鄙视他。

卡卡挠挠头,有些无奈,海蓝的事情哪怕多细微,他都会记得,更别说是生日,然而,无双的生日……卡卡脑海里闪过那张冷漠精致的脸庞,微微垂了垂眼眉。

“我这段时间训练强度要加大,可能没办法过去。”

“那不行,你不去的话,无双会很失望的。”海蓝说,“不行,我命令你,一定要去,就当是陪我嘛……”

“我不去,无双怎么会失望?”卡卡失笑,印象之中,他和无双的交集几乎都是因为海蓝,虽然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和感情却大有不同。

“当然会失望。”海蓝说。

卡卡,“……她说的?”

无双会说这样的话?

“当然不是!”海蓝拧着他的耳朵,“未来老婆命令你,一起去给无双过生日,去还是不去,不去就切了你的耳朵和jj……”

“真流氓!”卡卡笑得很纵容。



评论列表: